要闻亚博
当前位置:

2018年度贵州省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周琦: 找矿,有“独创绝技”

来源:亚博水利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9-11-20
时刻新闻
—分享—

“無錳不成鋼”,錳是煉鋼所需的[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成分,長久以來,錳礦是南半球的“特產”,我國每年使用的錳礦資源大都依賴於國外進口。[然而 的拚音:rán ér]就在貴州鬆桃縣,近年來陸續發現了4個[世界 的英 文:world]級超大型錳礦床,新發現的超大型錳礦床數約占全球總數的三分之一,使貴州的錳礦資源儲量躍居亞洲第一位,扭轉了我國錳礦資源短缺的嚴峻形勢。

[這樣 的英 文:then]的成果,離不開錳礦勘查專家周琦37年堅持不懈地鑽研與琢磨。近日,動靜[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專訪了這位2018年[度 的英 文:attitudes]貴州省最高[科學 的拚音:kē xué]技術獎獲得者。“找礦”,他究竟有什麽“秘密[武器 的拚音:wǔ qì]”呢?

[圖片]周琦,1964年5月出生,貴州省銅仁市石阡縣人。現任貴州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局總工程師。長期從事地質調查與找礦相關[工作 的英 文:work]亚博企业名录〗。先後榮獲李四光地質科學獎、周光召科技獎等多項科技大獎。

[strong]突破傳統 創新理論[/strong]

當被問及為何能找到大型錳礦,周琦說,“關鍵在理論的創新。”

在周琦的辦公桌上,有他最新出版的《華南古天然氣滲漏沉積型錳礦》,裏麵集成了他[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年的科研成果,這也是他找礦的“獨創絕技”。

[圖片]

“找礦就和醫生看病灶一個原理,隻不過[我們 的拚音:wǒ men]看的是地球。”周琦笑言,“我們找礦先是初步‘診斷’地表特征,判斷成礦的[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性,然後采樣‘化驗’,有一定把握了再打洞‘做個微創手術’,期間還[可以 的拚音: kě yǐ]輔助物理手段‘做CT’,最終確定‘開刀’的[位置 的拚音:wèi zhi],每一步[[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拚音:xíng chéng]什麽樣的判斷,理論依據是關鍵■亚博早报■。”

原來,上世紀?40 年代國外專家總結出一套傳統的錳礦成礦理論――海相沉積型錳礦床的成礦模式。該理論認為,錳礦一般是遠古錳礦經過長期的風化、剝蝕、搬運等,最終在海邊或盆地邊緣沉積。

[圖片]

“書上都這麽寫,[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實際工作中有很多現象[無法 的拚音:to be]解釋。”周琦在實際工作中發現,我國地質構造條件複雜,與南非、澳大利亞等地不同,經過數億年的板塊[運動 的拚音:yùn dòng],我國錳礦[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被新生地層覆蓋,不管是礦床[分布 的英 文:distributes][區域 的拚音:qū yù],還是成礦方式都不能用傳統理論解釋。

經過長時間的研究與思考,周琦最終提出了一套新的理論――古天然氣滲漏沉積成錳。“形成錳礦的物質從地幔湧上來,在裂穀盆地、斷陷盆地等[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區域沉積成礦,我們簡稱為‘內生外成’,和傳統理論風化沉積‘外生外成’[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不同。”

?“新的原創性的成礦理論,形成了新的隱伏礦――就是埋在地下1000米、1500米深礦――的找礦關鍵技術方法。”周琦說,鬆桃這幾個超大型錳礦床的發現,正是得益於這一理論的指導,“可以說是一找一個準,理論得到實踐的檢驗,新的實踐又不斷地完善理論,形成了一個科學地循環,這種成就[感 的拚音:gǎn][滿足 的英 文:meet]感難以言表。”

[strong]二十年思考成就一瞬間的靈感[/strong]

創新的錳礦成礦理論的提出,與周琦多年來對細節的觀察與思考分不開。

“在工作中,我們時常在錳礦石裏麵發現有很多瀝青,我就琢磨,它和錳礦有什麽[聯係 的英 文:links]?書上也找不著解釋,疑問就一直放在心裏。”這一琢磨就是十幾年,直到2005,當時還在讀博的周琦參加了全國第三次沉積學大會,才有了頭緒。

“當時聽台上學者作報告,發現現代海底天然氣滲漏形成冷泉碳酸鹽岩時的沉積構造、化學特征,和?6億多年前的錳礦非常相似,這給給了我靈感,形成錳礦的物質是不是也是從海底來的?” 周琦說,這就像是一瞬間“打通了任督二脈”,“我們沿著這個思路不斷地在實踐中找證據,完善理論,困擾我十幾年的[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慢慢有了答案。”

[圖片]

[strong]為國家的[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社會發展提供資源保障[/strong]

通過開辟錳礦成礦研究新方向,周琦帶領他的團隊首次發現了世界上首個6。65億年前[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錳礦大規模成礦作用的海底古噴溢口群;發現了[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新的錳礦床類型――氣液噴溢沉積型錳礦床,現[成為 的英 文:Become][中國 的英 文:China]最重要的錳礦床類型和全球三大[主要 的英 文:main]錳礦床類型之一;建立了全新的錳礦內生外成氣液噴溢沉積成礦理論;查明了控製華南錳礦大規模成礦作用的古構造格架和構造古地理,[解決 的英 文:settle]了錳礦深部找礦預測方向問題;創立了基於錳礦成礦新模式的勘查技術[體係 的拚音:tǐ xì],解決了錳礦深部(1000-2000米)找礦勘探技術難題……

[圖片]

“我們這個專業的[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剛[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時候 的拚音:shí hou],都[夢想 的拚音:mèng xiǎng]著能為國家找著一個礦。”周琦說,創新的過程很曲折、很困難,但他從未想過放棄,“剛[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的時候,打了五六個孔都不見礦,確實很沮喪,壓力也[很大 的英 文:huge],但是心中有個信念一直[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著我,就是為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提供資源保障。”

目前,周琦的新理論及其衍生出來的找礦方法,已經[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應用到貴州、重慶、湖南等地的錳礦勘查中,僅在貴州發現的新增錳礦石資源量就達6。6億噸,超過了2011年我國錳礦保有資源量5。48億噸的總和。

[圖片]

“千方百計要為國家多找礦,找大礦,找富礦,這也是我的前輩、我們單位一直傳承下來的信念目標。”周琦說,“獲得貴州省最高科學技術獎很榮幸,也備受激勵,接下來我將繼續盡[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努力,為國家培養[人才 的英 文:牛B人物],將我們的新理論推廣到全國,為國家找礦實現更大的突破做好技術支撐。”

責任編輯:

阅读下一篇

返回水利频道首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