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亚博
当前位置:

深圳集体协商条例部分争议条款被删

来源:亚博水利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9-11-07
时刻新闻
—分享—
[圖片]集體協商是[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勞資糾紛的最佳途徑之一,在全國受到推廣■亚博工程施工合同■。(圖文無關)新華社發

超300人[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必簽集體合同?

[深圳 的英 文:Shenzhen][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特區 的英 文:teqi]集體協商條例(草案)》部分爭議條款被刪

免了

日前,備受關注的《深圳經濟特區集體協商條例》進入二審程序。草案稿顯示,此前有[可能 的英 文:would]導致企業工資[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上漲70%的爭議條款[已經 的拚音:yǐ jing]被刪去,而原本要求工資調整每年至少協商[一次 的英 文:Once]的條款亦被替代為“集體合同期限為一至三年”。

深圳389萬人已簽集體合同

集體協商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是西方市場經濟國家處理勞動爭議的[一種 的英 文:one][主要 的英 文:main]方式,是通行的國際慣例。1994年,深圳在全國率先推行集體協商製度,但一直以來都被人指責為“一紙空文”,直到2007年後,集體協商製度在深圳的發展才進入快車道〖亚博太阳能〗。最具標誌性的事件是2008年鹽田國際集裝箱碼頭集體停工通過集體協商得到解決,以及[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500強之一的沃爾瑪8500名員工簽訂集體合同。

用理性維權的方式迅速得到勞務工的歡迎,被認為是最直接、最理性、最[有效 的英 文:valid]的維權方式。截至2010年6月,深圳市累計有38681家用人單位通過集體協商簽訂了集體合同,涉及員工389萬人。

深圳的集體協商製從先行先試走向創新發展,專家表示,集體協商是解決勞資糾紛、建立和諧勞動關係的新途徑,是建立勞動關係協調機製和利益共享機製的[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方式。

集體協商不必每年至少一次

[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深圳集體協商機製作用的逐步發揮,以及國家對於集體協商機製的[大力 的英 文:vigorously]推動,2008年,深圳將集體協商製度立法提上議事日程,正式列為立法調研[計劃 的拚音:jì huà],並於2009年[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立法計劃。

2010年1月17日,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對《深圳經濟特區集體協商條例》進行了一審。這個第一稿(簡稱“117版本”)中對必須要簽訂集體合同的情況進行了限製,明確在勞動者人數達到300人以上的用人單位,或者勞動者人數在300人以下但1/2以上勞動者要求簽訂集體合同等4種情況下,必須簽訂集體合同。

2010年8月13日,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就《條例》公開征集[意見 的拚音:yì jian][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公開意見稿(簡稱“813版本”)在不少層麵上有了重大創新,比如“用人單位50%以上的勞動者工資低於本市在崗職工[平均 的英 文:an average]工資50%,且用人單位未開展工資集體協商或者協商不能達成一致的,上一級工會[可以 的英 文:can]直接向該用人單位發出工資集體協商要約”。

這一條款一石激起千層浪,[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工業總會專程赴深進行座談,沃爾瑪、富士康、[日本 的拚音:rì běn]理光等20多家而企業及行業協會寄[來了 的英 文:老弟]建議材料,而日本共同社還報道稱,條例中[某些 的英 文:Some]規定可能要求企業工資上漲70%,將這一條例推上了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

另外,813版本要求用人單位應當就工資調整事項與勞動者一方進行集體協商,每年至少協商一次。

這兩大條款成為當時最受爭議的條款。而在9月26日提交審議的草案修改稿(簡稱“926版本”)中,這兩大爭議條款都已經不見蹤影,前者[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被刪除,後者被替代為“集體合同期限為一至三年”,這意味著集體協商1—3年進行一次均合法。

據悉,此次提交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審議的926版本共有69條,其中62條根據社會各界的意見建議作了重新擬定或修改完善。

嚴防最低工資標準成最高標準

和條例最初的117版本相比,926版本放鬆了不少。117版本規定,“300人以上的企業應當簽訂集體合同”,在此次的926版本中,這一硬性規定已經被“協商達成一致”所取代,如果一次協商不成,還可以再次協商。

據了解,一直以來,深圳都存在著加工企業將最低工資標準作為最高工資標準,工人通過多加班加點獲取加班工資增加收入的情況。為避免在集體協商中企業堅持以最低工資標準作為正常[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時間工資標準,926版本提出,除非企業遇到破產重組、生產經營[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嚴重困難等情況,“用人單位20%以上勞動者的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為當年最低工資標準,且在工資集體協商過程中,用人單位仍然堅持以該最低工資標準作為正常工作時間工資標準的,視為虛假協商行為。”

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內司委主任傅倫博明確表示,地方最低工資標準是地方政府參考本地區生活水平規定的勞動者維持生活的最低收入標準,是不需要進行協商的。“如果企業經營確實遇到嚴重困難,可以理解;如果企業正常經營,[而且 的英 文:but]還有較高的盈利,仍然堅持以最低工資標準作為一線工人的最高工資標準,並以此作為協商條件,就不符合利益共享的原則了。”

■專家解讀

深圳市律協勞動與社會保障法律[業務 的拚音:yè wù]委員會主任段毅:

集體協商“不需要平均分配權力”

[記者 的拚音:jì zhě]:對於條例偏向勞動者的說法,您怎麽看待?

段毅:“資強勞弱”在深圳乃至全國[都是 的英 文:All are]一個不爭的事實,[我們 的英 文:we]製定草案條例並不需要平均分配權力。

集體協商專屬權必須有明確的對象,那就是企業裏麵的工人。條例是一項特殊的法律,也是一項新型法律,這就要求我們要找到權利主體,否則在法律責任上就會[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架構[問題 的拚音:wèn tí]。誰是權利主體,誰是義務主體需要明確。毫無疑問,集體談判權的權利主體是勞動者。因為勞資雙方在現實的勞動關係中處於不平等[地位 的拚音:dì wèi],法律正是賦予了弱勢一方特殊權利,才能在實現程序平等的同時保證實體的平等,這是社會法研究的基本理論成果。

[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將集體談判權平等地分配給勞資雙方,在理論上講是一悖論;從立法結構及技術上講,也很難讓勞動者[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實際上,資方對勞動者的控製源於《公司法》中所確立的經營[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權([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用人自主權、工資定價權、生產[流程 的英 文:process]確定權,內部行政調度權等),並不因集體談判權的享有而[[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拚音:xíng chéng]新的公司權利。

深圳[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所所長翟玉娟博士:

“很多細節需再調整”

記者:這次修改後的草案您[覺得 的英 文:felt]還有哪些方麵需要完善?

翟玉娟:條例草案在很多細節方麵還需要再斟酌、再調整。比如對於明確界定“虛假協商行為”,這是沒有必要的,因為談判本身就是排斥對方意見,[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是沒有辦法進行認定的。另外,條例草案第九章規定了以經濟處罰為主的法律責任,集體協商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的博弈機製,是平衡雙方利益的一種製度,政府不能動不動就使用罰款的手段。

■草案解讀

1。工會不作為怎麽辦?

工會[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或被追責

“部分企業工會作用發揮不到位或者不發揮作用”,在此前的公開征集意見中,不少人反映了[這樣 的英 文:then]的擔憂。

日前提交審議的草案中,仍然明確規定,“有工會組織的用人單位,集體協商的主體是工會,工會代表勞動者一方依法開展集體協商;沒有建立工會的用人單位,由上級工會組織指導勞動者一方推選協商代表,依法開展集體協商。”

傅倫博透露,集體協商的最終方案要經企業職工(代表)大會表決批準,同時,工會負責人和工會工作人員不依法履行職責,造成勞動者權益損害的還將被追究責任,給予處罰。

“有工會組織的由工會主席和勞動者推選的協商代表參加協商,沒有工會的由上級工會組織勞動者選舉,在現實情況下,由工會代表或組織是比較可行的辦法。”深圳大學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所所長翟玉娟博士表示。

2。勞動者可爭取哪些權益?新生代勞務工“[職業 的英 文:working]技能[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權被保障

草案規定,集體協商的內容包涵蓋八大方麵,包括勞動報酬,勞動[安全 的英 文:safest]衛生,工作時間、勞動定額和休息休假,補充保險和福利,職業技能培訓,製定、修改或者決定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規章製度,勞動爭議的預防與處理,以及[其他 的拚音:qí tā]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項。

傅倫博透露,“職業技能培訓”一項是[許多 的拚音:xǔ duō]新生代勞務工在征求意見中提出的要求,[希望 的英 文:hope]可以繼續學習、培訓、提升。另外,“補充保險和福利”也是新增加的內容。

3。協商陷入僵局怎麽辦?可適用行業性[區域 的拚音:qū yù]性集體合同

如果集體協商陷入僵局怎麽辦?據悉,經調解亦達不成一致的,可以采用兩種方式解決爭議:第一,勞動關係協調委員會可以將調解方案提交用人單位職工(代表)大會表決,表決通過的,應當適用該調解方案;表決未通過的,本次協商終止。第二,勞動者一方可以申請,並經勞動行政部門確認,適用用人單位所在地的行業性、區域性集體合同的相關規定。

4。工資協商難啟動咋辦?1/3勞動者提出即須協商

集體協商以工資協商為重點。傅倫博透露,不少企業員工和工會反映,工資集體協商啟動比較難,對此,市人大常委會對於工資協商也進行了約束。草案修改稿要求,“1000人以上的用人單位1/5以上勞動者或者1000人以下的用人單位1/3以上勞動者,向用人單位工會提出工資集體協商要求的”,工會應當向用人單位發出工資集體協商要約,與用人單位開展工資集體協商。

5。集體協商偏向勞動者?勞動者和企業利益都要注重

昨日,在深圳市五屆人大常委會的分組[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上,不少人大代表提出,草案中的內容比較偏向弱勢方勞動者,“很多地方都沒有考慮到企業的訴求”,“是否會造成勞資雙方利益不平衡?”

記者發現,草案規定了勞動者可以協商的八大方麵內容,卻很少提及到用人單位集體協商的內容。

人大代表何傑認為,集體協商條例不能簡單理解為工資的提高,不能單方麵追求員工利益,“如遇到經濟危機或生產困難,資方怎麽辦?這在條例中並沒有明確。”

深圳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劉玉浦也[強調 的英 文:emphasised]:“集體協商條例在更加注重勞動者利益的同時,也要照顧到企業的利益。”

策劃/統籌 黃超 撰文 黃超 李曉敏

阅读下一篇

返回水利频道首页
网站地图